-Dusa-
我流性●爱好者,不爽不休
头像from第一游行

茂灵的夫夫相性一百问

以下是公开题目。

主持:影山律



1 请问您的名字?

茂:影山茂夫,叫我龙套就可以了。

灵:灵幻新隆唷。



2 年龄是?

茂:十四,升中三。

灵:……

律:没事的灵幻先生。哪怕您比哥哥大整整十。四。岁。(重音)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呢。

灵:那弟弟君你脸上那个诡异的笑是怎么回事?!

茂:师父……(口气柔和下来)

灵:……二十八。

律:是一倍呢,啧。



3 性别是?

灵:一看就知道的吧?男。话说这到底什么鬼问卷啊。



4 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*

茂:……

灵:(瞟了茂夫一眼,抢先答道)我嘛,可是常被别人说有颗善良的心的,不过有时会因过于善良而不擅长责骂别人就是啦。至于龙套他……有点闷,有时话又太多,但总之是个不错的弟子!

茂:(脸有点红,微笑着点了头)



5 对方的性格?

灵:这个我上一问已经答过了吧。

茂:师父他……是个好人。

律:我以为哥哥会再多说一点的。

茂:那么……师父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温柔的人。在相谈所一直以来都受他照顾与指教,麻烦他了。

灵:这是为师该做的!(有点得意)



6 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
茂:三年前,在路上看到了师父的相谈所的广告,就前来咨询了。

灵:三年前,这小鬼突然闯进相谈所。当时还以为他没有超能力是在幻——啊没什么。

茂:说来我没有看见过师父抽烟,但开始来相谈所打工的那几周房间里都有浓烈的烟味呢。

灵:没办法,总不能在小孩子面前抽烟吧?

茂:师父真的很温柔呢。

灵:哼哼谢谢。



7 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
茂:一个非常厉害的人。说起来,我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呢。

灵:嘛其实也没什么厉害的啦……别用这种亮闪闪的眼神看我,我会不知道如何回应的!至于我对龙套……开始还以为他是动画片看多了,后来就相当吃惊了。



8 喜欢对方哪一点呢?

茂:……

灵:……

茂:……

灵:喂龙套,你别还没说话就自顾自脸红啊。

茂:师父他……说话的声音很好听。人长的也很帅气……很漂亮。师父一直告诉我自己的事不能凭借超能力解决,我很喜欢这种干脆利落的处理方式。按摩技术很好,待人处事也很熟练很温柔。尤其是温柔地对待了我,把我收为弟子这点,我无以为报。很喜欢狗,逗狗时的模样也很可爱,包括有时在相谈所打盹的睡颜也很可爱……(滔滔不绝)

灵:好了龙套……别说了……(声音一点点小下去而脸红透了)

律:喂,当我不存在么。



9 讨厌对方哪一点?

茂:师父有时候太把我当小孩子了。我也是一直在进行着独立思考的。

灵:没办法咯,你才十四岁,在我看来终归是个孩子。

茂:……

灵:(忽然想到什么似的,拉过茂夫的领子吻了他一下)好了好了,别生气。

茂:!!

律:我看不下去了。

灵:龙套这孩子虽然有些缺点但他还在成长,何况那些缺点我都觉得不碍事不讨厌,就不提啦。



10 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
茂:好。

灵:好。

律:但没记错的话哥哥有段时间一直没去相谈所,是和灵幻先生闹矛盾了么。

茂:……

灵:呃……

茂:(犹疑了一会儿又仿佛下定决心般)并没有闹矛盾哦。我和师父的关系一直很好。



11 您怎么称呼对方?

茂:师父。灵幻师父。

灵:龙套。



12 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
灵:就现在这样挺好的了。

茂:其实我有一点想、想叫师父的名字,灵幻新、新、新……

灵:好啦知道啦,茂夫。

茂:(脸唰地一下红透了)

律:够了。



13 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您觉得对方是?

茂:师父的话,果然比较像狗……?看起来也很喜欢犬类的样子。

灵:猫……但有时感觉更像大型猫科,虎豹一类的动物。爆发的时候以及在床——

律:够了!!



14 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您会送?

茂:章鱼烧。(即答)

灵:好坚定啊……那我也送章鱼烧。



15 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
茂:章鱼烧。(即答)

灵:好坚定?!其实我的话……嗯……想要点肉体层面上的礼物啊,

比如帮忙捶捶背什么的……啊龙套看你的样子,刚才是不是想歪到奇怪的地方去了。



16 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?一般是什么事情?

茂:之前是不是有类似的问题了……

灵:什么鬼,破坏师徒之间感情么?!(拍桌)这题不做了。



17 您的缺点是?

茂:我其实有时候……不是很会读气氛吧,我想。但师父好像说这不是缺点——

灵:你理解错了这当然是缺点!!只是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改掉它而已。我的话之前说过了,有时会因过于善良而不擅长责骂别人。

律:骗子。(小声)

灵:怎么了弟弟君?

律:没什么。



18 对方的毛病是?

灵:龙套,这题我们跳过吧。

茂:好。

律:我也赞同。太重复了。



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?

灵:同上,跳过。



20 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?

灵:刚才龙套也说了吧,我把他当小孩子这一点……我会改的啦!

茂:说来虽然刚刚跳了一题,我倒是一直都不知道师父可能会厌恶我的哪点呢。

灵:都说了没有——啊可能,有那么一点点不快吧。就是别一直用这种眼神盯着我……会脸红的。



21 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?

茂:!!

灵:呃……这个……呃……

茂:……做过了?

灵:为什么你是疑问口气啊……等等你快看那边的弟弟君!是不是要爆发了?!



——弟弟君发泄的中场休息——



22 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

茂:相谈所。

灵:相谈所。



23 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?

灵: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约会……就是,啧……

茂:和师父的气氛一向很好。



24 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?

茂:接吻了。

灵:!等等龙套别直接说出来啊!

茂:我是觉得师父的话应该不会害羞,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害羞。

灵:不当然会啊,你就这么直白地……(脸红)

茂:师父不会因为做了之类的事脸红,但却会因为初吻而脸红呢。说来和我是初吻么。

律:冷漠。



25 经常去的约会地点?

茂:相谈所以及一些除灵工作的地方。

灵:其实我们共有的空闲时间并不多呢,龙套要上课而我要工作。主要还是在外出除灵的时候就顺便约会了。

律:给我对委托人负起责任啊。



26 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?*

灵:嗯……会给他准备一个惊喜的生日派对吧——啊不过这样说出来就没惊喜了。总之要准备一个很大很大的蛋糕,再买些章鱼烧和牛奶吧。话说龙套,你从刚才起就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倒是说句话啊。

茂:(笑)



27 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?

茂:我。

律:果然是哥哥啊……

灵:是龙套哦,那时我真的吃了一大惊。

茂:师父过了好久才答应我。

灵:因为太吃惊了啦!



28 您有多喜欢对方?

茂:嗯……总之就是很喜欢师父。

灵:像习惯一样吧。



29 那么,您爱对方么?

茂:爱。

灵:废话。



30 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?

茂:嗯……和我撒娇的时候吧。像是脑电波社邀我入社时和师父商量,那时师父做的一样。

灵:那不是撒娇啦。只是以大人靠谱的角度来纠正而已。

茂:……大人的撒娇?

灵:你硬要这样说也不是不可以。龙套让我没辙的时候……不是他说些什么,而是他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时。哝,就像现在这样。



31 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,你会怎么做?

茂:……

灵:……

律:说来做这个问卷时的沉默还真多啊。(糟糕,未经思考就按着纸头上写的读了,这种问题会让哥哥积累压力的吧)

茂:会生气。

灵:呜果然……

茂:但也不是不可理解。毕竟我和师父相比还是个孩子。要是师父离开我去选择别的谁的话,大概是我做的不够好吧。

律:(哥哥总说灵幻先生很温柔,其实哥哥自己也很温柔啊)

灵:……

大概不会变心啦(小声)

茂:师父?

灵:啊,我说要是你变心的话,就不准再来相谈所了!

茂:哦……(有点懵)

律:我倒挺期待那样的展开。



32 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?

灵:不能。但这小子没几个心眼,总估计他不会花心。

茂:虽然之前说师父变心的话会予以理解,但果然我还是……无法原谅啊。对不起。

律:(刚才那一瞬间,哥哥的气场……!)



33 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?

茂:去相谈所找师父。但一般师父都会提前打电话给我。

灵:打电话,去学校找他……然后按GPS显示的地址去找他?当然是有急事时才会这样做,平常的话,突然有事要晚一段时间龙套也是会联系我的。



34 您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一部分?

茂:手吧。师父的手不柔软但很喜欢那层薄薄的茧。摩挲起来很舒服,包括用手帮我的时——(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脸一下涨得通红)

灵:(同样脸红)嗯、呃、呃,嘴唇吧……?

律:(捂住耳朵)



35 对方性感的表情?

茂&灵:(脸红)

律:哥哥你们要脸红到什么时候。

茂:有次师父喝醉了,是我送他回来的,那时师父的样子真的很可爱,于是后来就——

灵:别说!(慌忙捂住茂夫的嘴)

茂:(若有所思了一会儿,突然舔了下新隆的手掌心)

灵:(赶紧把手缩回来)龙龙龙龙龙套的性感的表情嘛!就就就就是,那个啥,总之都很性感啦,哈哈哈哈。

律:妈的现充。



36 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?

茂:师父脸上带着笑看我的时候。

灵:有肢体接触的时候吧。

茂:这样么。(握住师匠的手)

灵:嗯。

茂:师父的心跳声,从牵着的另一端传过来了呢。

灵:你的心跳也是啊。

影山律下线中——



37.有对对方说过谎么?

茂:我是没有过的,师父说谎我也不介意。

灵:呃呃,没有。

影山律继续下线中——



38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?

茂:我的话只要和师父呆在一起,就足够快乐了。这种快乐应当是能被称为幸福的东西。

灵:连龙套都这样说了,我也一样吧。

影山律持续下线中——



39 曾经吵架过么?

茂:吵架?和师父吗?应该是没有的,但是……

灵:没有直接的口角冲突,但这孩子有次和我冷战了整整一个月。

茂:师父单方面认为是冷战而已。我只是有点想静一下。

灵:在我看来就是你闹别扭和我冷战啊!是我拉面里的叉烧放得不够多么呜呜。



40 都是些什么吵架呢?

灵:刚才说了,叛逆期少年与成熟的大人的冷战。

茂:其实只是想认真思考一下与师父的关系,以及之后的去向而已。



41 之后如何和好?

茂:……

灵:……太尴尬了,要不还是跳过……吧。(脸红)总之是和好了。

茂:毋宁说,和师父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了。



42 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?

茂:希望。

灵:说实话,我也。

茂:希望来世自己能比师父高一点,年纪大一点啊……

灵:现在的你我就很喜欢了。(笑)



43 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?*

茂:师父一边笑着一边看着我的时候。

灵:牵起手,或者他来吻我的时候……我并不会特别脸红心跳哦!

律:灵幻先生在这方面意外是个安静的人呢。



44 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?

茂:肢体语言或者目光。

灵:一直陪在他身边吧……不过说实话,小孩子可不能总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像“爪”的基地这种。龙套,这点你可得改掉。



45 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“对方已经不爱我了”?

灵:他和我冷战,不接我电话的时候。

茂:……

灵:?

茂:我还以为师父会说是我以后不一定在相谈所工作的那事。

灵:啊……那个着实也让我一度不开心过。但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啊,龙套。作为师父和恋人,我当然会尊重理解你的选择。当然,相谈所永远都是你的另一个家!

茂:……

灵:又怎么了?

茂:其实师父不必这样说的。虽然我的人生属于我自己,但我想这其中也有一部分,应该是和师父……和新隆共有的。

灵:啊啊……(脸红)

茂:我的话……说实话,感觉不到呢。师父一直很爱我。

律:真幸福啊你们。



46 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?*

茂:嗯……

灵:龙套的话是……西兰花吧?

律:哈?

灵:其实也没什么理由,就是突然想到。很有趣不是么?

茂:哦……那师父就是西红柿的花了。说来西兰花会开花么?

灵:应该会的吧。下次观察一下相谈所里种的那株。



47 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?

茂:师父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回答的。

灵:我也一样吧,没有隐瞒的事情。

律:骗子。

灵:这次我可是清楚听到了哦弟弟君!

律:哼。

茂:律……师父他,不是骗子。



48 您的自卑感来自?*

茂:年龄比较小的关系,有时可能无法满足师父的需求,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——

灵:喂喂。我可没说过不满意吧?自卑个什么劲儿啊。另外我不自卑。

……可能以前有点吧,但现在不会了。



49 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?

茂:像律啊,花泽君啊,他们都是知道的。但父母以及肉改部等的同学们大概就不知道了。

灵:我和龙套差不多,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才知道。因为没必要告诉萍水相逢的客户自己的恋爱状况。



50 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?

灵:嘛,这也说不——

茂:能。

灵:啊、哦、哦。(懵)

律:灵幻先生,快点做出回答。

灵:应该……可以……的吧。



以上是公开题目



*第4问:师匠担心mob面对这种问题不擅应辞,于是抢答还把mob的那份都答了。

*第26问:参见オマケ

*第43问:律说的“在这方面意外是个安静的人”指的是在恋爱这一方面。

*第46问:写作中途失去灵感的时候与某消消乐群的小伙伴们讨论,于是得到了“西兰花”的偏恶搞答案。我想师匠与mob都不会是对花草有研究的人,所以也没有太认真。

*第48问:师匠欲言又止的“曾经的自卑”,指的是自己羡艳有超能力的mob——但后来心结也被解开了。师徒二人是在齐头并进地成长呢。



以下是少儿不宜类型的题目,未成年者请自觉跳过——十五岁的笔者如是说。

主持:小酒窝



51 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茂:师父,“攻方”和“受方”是什么意思?

灵:呃……是说打牌的时候,谁的攻势更猛的意思。

茂:可师父,我们平常并不打牌啊。

灵:无所谓啦!

酒:本大爷来答!就我所知,茂夫是攻方而灵幻是受方,很不可思议是不?



52 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
茂:(若有所思)原来“攻”和“受”,指的是做的时候谁是被进入的一方……

灵:够了!小酒窝,都怪你带坏了我弟子他才十四岁!你要付他精神损失费!

酒:关本大爷屁事啊!再说你们能做这后五十问本来就说明你们都不纯洁了!

茂:为什么这样决定么……不知道呢,可能是师父让我的吧。毕竟师父那么厉害。

灵:这可不是能力值决定的东西啊喂(再说我其实又没有超能力)。其实龙套向我表白那时真吃了一惊,开始努力做好了对未成年出手涉嫌犯//罪的心理准备,没想到这家伙直接把我扑到沙发上——呃,总之像这样决定算是顺其自然吧。



53 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
茂:满意的。

灵:无所谓吧……?

茂:看师父那时候的表情,应该是享受的吧。

灵:别说啊。



54 初次H的地点?

茂:相谈所的沙发上。

灵:嗯。

酒:等等也就是说我平常待的地方有你们H的痕……你们会打扫房间吧?!

灵:当然咯,总不能给客人带来不好的印象。



55 当时的感觉?

茂:感觉……很不错。

酒:具体一点?

茂:就是很舒服吧……?

灵:以为会自己犯//罪结果是被犯//罪的一方,带着这样的心理落差,罪恶感更强了怎么办。

酒:灵幻啊,哪怕你是下面那个,有猥//亵未成年罪的也是你而不是茂夫哦。

灵:呜!



56 当时对方的样子?

茂:师父的脸很红,然后眼睛雾蒙蒙的,很可爱。

灵:别说了(脸红)龙套的话,很让我吃惊啊。

酒:怎样的吃惊?

灵:怎么说呢…….等等小酒窝你问这么多干啥?我有权拒绝回答。

茂:(啊,师父害羞了)



57 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?

茂:“早安,师父。”

灵:“沙发都被弄脏了……”

茂:师父真的很在意房间的整洁呢。下次我还是会打扫好的。

灵:多谢啦。



58 每星期H的次数?

茂:周末,或者是放假的时候才有空在师父家过夜。

灵:看情况吧。平常只有周末的一两次,寒暑假或者春假的时候……(脸红)

茂:师父,其实白天也可以——

灵:小小年纪不要那么禽//兽。



59 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
茂:(脸红)

灵:(脸红)

酒:好,本大爷明白了。(冷漠)



60 那么,是怎样的H呢?

茂:说是怎样的H……我也只和师父并且只会和师父做啊。是要具体描述么?

灵:这题能跳过么。

酒:不能。

灵:啧。

茂:怎么说,一开始是师父在引导我吧,该怎么做,该怎样去做。

灵:明明是你自己一言不合就扑上来的,我是怕疼才教你怎么做。

茂:总之师父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,我也……挺开心的。

灵:我、我其实也没有那么享受啦。

酒:灵幻你骗人的技俩太差了。



61 自己最敏//感的地方?

茂:不知道。

灵:还真实诚啊你。我的话是手,可能是除灵按摩做多了的缘故,手部触觉比较敏//感一些。



62 对方最敏//感的地方?

茂:手,尤其是手掌心。但舔锁骨的时候师父身体颤抖的幅度也很大,另外还有耳廓——

灵:好好好打住。(我自己都不知道啊,这小子……)龙套的话,老实说,我也还真不知道。不过H的时候还是比较喜欢被亲吻的,所以可能是嘴唇吧?

酒:嘴唇会是敏//感带么?



63 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?

茂:很可爱。

灵:很……很不可思议。



64 坦白的说,您喜欢H么?

茂:……

灵:作为一种能更好传达恋爱双方彼此的心意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H还是有必要的。

酒:等等(坏笑)这个问题可是问你们喜不喜欢H本身,不要给我答非所问。

灵:嘁……马马虎虎。

茂:还算喜欢吧,差不多和对牛奶以及章鱼烧那种喜欢一样。

灵:把我和牛奶章鱼烧相比较么。

茂:抱歉师父……想不到别的比喻了。

灵:啊不,其实我无所谓的。



65 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?

灵:相谈所的沙发,或者我那把扶手椅上。

酒:你们就在这张接待客人用的沙发上做?!

茂:还有时会去师父租的公寓。



66 您想尝试的H地点?

灵:说实话,现在就挺好的了。

茂:……

我、我家?

灵:被发现可就糟糕了吧,父母或者弟弟君会接受不了的!(并且自己也不好意思)

茂:还有教室……

灵:龙套,看来我有必要对你进行一次思想教育。



67 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?

茂:之前和之后都会。

灵:不洗澡怎么做的下去?做完不洗澡怎么睡得着?



68 H时有什么约定么?

茂:约定么?

灵:H的时候是人都会胡乱说些话的吧。

茂:还记得有次做的时候,师父不断地重复“不要抛下我”来着。

灵:那那那是你的错觉!!



69 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//关//系么?

茂:师父是我的初恋,之前是不可能有的吧。

灵:……

茂:没事的师父,我能接——

灵:我如果说“没有过”的话,会不会很丢脸?

茂:啊、啊(愣住)一点也不丢脸的。



70 对于「如果得不到心,至少也要得到肉体」这种想法,您是持赞同态度,还是反对呢?

茂:反对。

灵:这种做法太差劲了吧。



71 如果对方被暴徒强//奸了,您会怎么做?

茂:……(黑)

灵:没事的龙套,我好歹也是个成年人,有自卫能力的。

龙套的话……感觉没人做的到强//奸他吧。



72 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?或是之后?

茂:初次H的第二天早上,还记得我和师父互相打过招呼后就都沉默了。

灵:开始时都蛮不好意思的,现在差不多习惯了。



73 如果好朋友对您说「我很寂寞,所以只有今天晚上,请…」并要求H,您会?

茂:我不会答应的,因为已经有师父了。

灵:同理,拒绝。



74 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?

茂:擅长什么的……说实话,我觉得无所谓。只要师父看起来还很享受就好。

灵:我可是大人啊,当然很擅长咯!

酒:这和大不大人没什么关系吧。



75 那么对方呢?

茂:师父很好。

灵:(脸红)龙套这小子一般般吧……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呃,怎么说,他意外还挺擅长的吧。



76 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?

茂:希望师父说爱我吧。

灵:无所谓,言语什么的又不重要。有实际行动与切身的陪伴就好。



77 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?

茂:师父的表情……都很喜欢。

灵:无所谓哪种表情的吧?因为都是龙套啊。



78 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?

茂:不可以!师父也不可以。

灵:好、好坚决。我也觉得不可以吧。



79您对S//M有兴趣吗?

茂:S//M是什么?

灵:好的这题我们跳过。顺带一提我对S//M完全没兴趣,爱怎么能通过痛苦与虐待感受到呢。哪怕是双方自愿的也不行。



80 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,您会?

茂:只要师父还爱着我就都无所谓。

灵:我倒宁可他不再索求了!基本每次都是主动扑上来,做完还总算说“师父不也有舒服到么”。好气哦。(嘛虽然我的确有爽到)



81 您对强//奸怎么看?

茂:不喜欢。讨厌。

灵:变态吧。这和哪方主动的问题可不一样,是严肃的事情啊。



82 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?

茂:比师父矮很多,力气也不大。其实有把师父抱起来的想法。

酒:所以才每天都喝牛奶,而且去肉体改造部训练的么。

灵:别勉强自己啊龙套,成长是要顺其自然的。我的话……大概是有次在事务所H到一半时突然有客户敲门,差点吓萎了。

茂:师父那时看起来明明很兴奋。

灵:才没有啊!



83 在迄今为止的H中,最令您觉得兴奋、焦虑的场所是?

灵:就像刚才所说是事务所,因为可能有客人会突然来。

茂:我和师父一样。



84 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?

茂:诱惑……么?师父并没有主动做出勾引一类的行为,但我之所以不自觉地偏主动一方,是因为师父无形间都太可爱了吧……所以这算不算是诱惑呢……

灵:不算。没有过。



85 那时攻方的表情?

灵:都说过没有过啦!

茂:其实有一次可能算是师父您主动来诱惑我的……

灵:哈?

茂:记得那次师父喝醉了,然后在酒吧就打电话给我还用特严肃的口气。我以为出了事急忙从家里偷跑出来,最终是把师父扶回了事务所,然后在路上……

灵:有过这种事么?!(脸红)总之我是不记得了,所以龙套的表情也是不知道的。



86 攻方有过强//暴的行为吗?

灵:没有。虽然一直是他比较主动,但我并不是特别反感。

酒:就是所谓的半推半就吧。



87 当时受方的反应是?

酒:跳过。



88 对您来说,「作为H对象」的理想是?

茂:师父。

灵:其实最初是女孩子的……但现在这样也不错啦。

酒:茂夫你的眼神好可怕?!



89 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?

茂:符合。

灵:马马虎虎吧,虽然和初衷完全背道而驰了。



90 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?

茂:小道具是指……什么?奶油蛋糕算么……(沉思)

灵:Stop——!没有过哈哈哈。



91 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?

茂:三个月前。

灵:和龙套一样。



92 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?

茂:嗯。

灵:是的。

酒:有点意外啊灵幻,还以为你不会承认在遇到茂夫前都是个童//贞的事。

灵:这有什么好羞涩的,我也为初逢的恋爱对象是龙套而感到庆幸啊?

茂:希望不仅是初逢也是唯一一个呢。

灵:那可得取决于你自己的表现咯,龙套。



93 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?

茂:嘴唇吧。

灵:我也是。

酒:意外传统啊你俩。

灵:唇齿可是最能传递感情的部位。



94 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?

灵:嘴唇。但我主动的时候很少一般都是龙套来亲我。

茂:嘴唇。但其实还有师父的耳廓、锁骨……

灵:好好好打住。



95 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?

茂:用自己的双眼看看师父,或者去吻他吧。

灵:抱紧他。



96 H时您会想些什么呢?

茂:不知道,以为自己脑子很清醒实际上却一直迷迷糊糊的。

灵:H的时候需要想事情么?只要好好享受当下就好了罢。



97 一晚H的次数是?

茂:……三、三五次?

灵:没注意过。



98 H的时候,衣服是您自己脱,还是对方帮忙脱呢?

茂:都有吧。

灵:之前都说过龙套这家伙太主动了,所以一般是他吧。托他的福西装都变得皱巴巴的了。



99 对您而言H是?

茂:会让师父开心的事。虽然其实我也。

灵:传达爱意的手段。



100 请对恋人说一句话



————



“师父。”新隆稍微走了个神茂夫就把他斜倚的转椅晃了一圈然后凑上去吻他。这个角度刚好能平视茂夫的眼。温暖的,黑色眼睛。他们交析爱意于唇齿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茂夫呢喃,“我给你买了蛋糕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新隆搂着茂夫脖子耸了下肩,他早习惯自家徒弟那不露声色的爱意。



以上是オマケ。师匠,生日快乐!

对于开始时都游刃有余,但二十题往上就间歇性脸红起来的师匠,我描写起来都觉得超可爱!!自己主动的时候恬不知耻,但mob一主动起来就害羞了的师匠,超絕かわいい



————



补档,写于2016.10.10晚

评论(8)
热度(97)
© Medusa_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