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Dusa-
我流性●爱好者,不爽不休
头像from第一游行

《小王子》

1.



并没有人知道尼诺离开的确切日期。也许他走的时候,吉恩正因耐不住办公室的沉闷而点起根烟,萝塔在晾晒刚洗好的衣服,莫芙巡视着ACCA本部的部员,而格罗苏拉长官于自己的办公桌前耽于批注公文。我是说,那约么是被置入疏漏的一秒,铯原子9192631770次固有微波振荡的间期;在打火机点燃它出火口周围那团空气的清脆声响里,尼诺就骑上他那辆爱车离去。产生要离开的念头,不过一瞬的事,鬼知道他何时下的决心。

对于尼诺的离去,吉恩的反应实在有些迟钝,远同他职业中训练出的那种敏锐且直截的第六感相悖。事实上,他后知后觉察觉到不对,是在整整三天都没见到恶友不算挺拔的身影后。尼诺消失得并不过分突兀,却于不知不觉间,影丝浑无。

就像是他注定离去。

开始时吉恩还以为他是又忙于一次突发采访,不过此次忘给他留言罢了。也毕竟吉恩向来不是主动的那个,总是尼诺先向他打招呼,尼诺发他短信,尼诺在吉恩途中所可能经过的大街小巷等待。他早习以为常,甚至不去思考尼诺为何总守在他身边,留给他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,就像他们初次见面时那样。

他给尼诺发了一条短信,石沉大海。这可能也不过因为碰上了罕有的突发事件——虽说以前对于他发的短信,尼诺向来是第一时间回复的。但他还是有些不确定,就打了个电话过去,对面是徒劳的忙音。

“好久没看见尼诺了呢。”

“嘛,那家伙最近可能比较忙吧。”

“要是知道尼诺住的地方的话,就能过去看看了吧?”

“说不定人家在出差呢。”

“说起来哥哥,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尼诺家在哪里呢?”

吉恩拿起涂了草莓果酱的吐司的手突然停住。

是他太习惯于现状,习惯于尼诺总在自己身边的现状,十五年来都是如此,习以为常到忽视了其中的不对劲,认为他们注定如此,安定、自然地相伴终老。

他吸下鼻子,认为自己只是多想。纵使不知道尼诺的住址、父母、生活,但他记起他的声音就平静下来,那低沉的,熨平了他不安与慌乱的嗓音,此时此刻仍萦绕于心。

声音是温暖的。



2.



“查无此人。是不是记错了?”

“欸……不会吧。”

吉恩走出ACCA的街道派出所。他掏出烟盒点了一根,却没马上嘬住,只看它悠悠地燃,烟散进没什么杂色的天空里去,颗粒顺着风走过的方向飘,最后化进了蓝。他再将烟嘴凑近唇边深抿一口,吸了这么多年的烟,罕有被呛到的仓皇。苦味儿猝不及然以一个点为中心绽开来,喉口于是团满了涩气,搔痒难耐。

他驻停街口四顾彷徨。是没有的,哪里都不见尼诺的身影,跳脱于视线之外。

这可真有些丢脸,明明那家伙的话就总能找到我,毋论看得见的躯体还是更为重要的看不见的东西都能紧握于手心。向上半身靠在窗玻璃上的我打招呼的时候,元气满满地安慰如坠冰窖的我的时候,不都能用那双恒温的手与不冷不暖的话语,将我一下子拉回来么。吉恩这样抱憾地想,无边无际的失落大过了气馁,那与其说是恐慌,更类于心底被挖空了一个洞 ,没有尽头地下坠。

他知道哪怕再找不到尼诺,日子仍能继续过下去。起床同萝塔一起喝早茶,例行工作、巡视,买些新出炉的美味面包带回家,晚上一个人喝酒,不必再去赴谁的约,也不复有被灌得酩酊大醉之忧,新的生活正崭崭发亮等着他。

但他还是执拗地想问句理由,为什么消失得蛮横不讲道理,一句话都不留;更为过分的是,为什么哪里都找不到你。

这不公平。

他闲暇时候读的书,大多是高中与尼诺一起逛书店时买的,彼时的烂漫堆满书架,页脚发黄卷起被蛀出蛐洞的时间,他不甚鲜明的学生岁月,却因那人的陪伴而趋于完整。

那时尼诺有特别爱看的一本书,整日捧在手边,薄薄一本吉恩总笑他不腻。后来送了友人,吉恩自己就着他抚过的书页读起来。他此前可不明白,一本书读两三遍就罢过,为何翻覆不忘。尼诺阅读习惯很好,总记着不去把纸张折起或是撕坏边角;吉恩这点就不比他,翻过的书边沿总有些皱而卷起。尼诺消失后的这次,吉恩罕有地爱惜书页。他小心翼翼掸去了封面上蒙的灰。



3.



小王子并非多愁善感的人,只是将哀伤比拟作一种惯常,而不温不火的性子像在甜朗姆里浸过般淡而不寡。

“驯养我吧。”世上千万只狐狸中的一只向他提出了邀请,“你会成为我的必要,我唯一的小王子,我则是你唯一的狐狸。一场公平交易,它让我记住你头发的颜色,此后当金黄的麦穗令我想起你,我甚至会爱上麦田中的风声。不,你不需要犹豫,更不必捏出慰藉的言辞,因为话语是误解的根源。我们注定的分离将让我酣畅地落泪,正因我知晓你驯养我的事情并无虚假,我也得到了重要的东西——虽然双眼是看不见的。

“到那时候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

4.



吉恩那晚惯例地去了酒吧,不远处望见尼诺向他招手,他便一路小跑拨开人群。

他们点了两杯威士忌和一瓶红酒,几盘小菜。时针没划过多少吉恩又酒劲上头,泪眼朦胧地,话都讲不利索只顾一味埋怨灌醉他的尼诺和他颓废的日子。“最近做了个很不妙的梦,你没和我打一声招呼就消失不见。然后我就去找你,却怎么找都找不到。”

“唉呀,我还能在你梦里出现,可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“别光顾调侃我,嗝。”吉恩逆着酒吧黯淡的黄晕顶光盯尼诺的脸,瞅见后者格外鲜明的嘴角弧度两侧的泪痕。该不会高兴坏了吧,吉恩沾酒即锈的脑子发奋导出答案,一定是太过感动,毕竟他没别的朋友,要是真的消失不见,也就自己和萝塔还会惦记他,想起他,证明他曾存在过。于是吉恩身子前倾凑近尼诺的脸,想抹掉那煞风景的眼泪,一抬手却发现自己的指尖在不住颤抖。他自己都搞不太懂,只困惑地甩了甩头,而本能先于理智地开了口。

“你为什么要哭?”

“没办法的吧,吉恩。”尼诺扣住吉恩伸出的手,彼此交互的温热切实到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“因为被你所驯养,是要冒着流泪的风险的。”



F.I.N.



可以当做漫画结局的延伸,大概也能独立成篇。

对不起,下次一定会让他们幸福的……大概

评论(15)
热度(86)
  1. 英俊的狐狸列那Medusa_莎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!!QAQ
© Medusa_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