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Dusa-
我流性●爱好者,不爽不休
头像from第一游行

马卡龙。

恶友。尼诺x吉恩

看完三卷后突然发疯想写,可能角色理解有出入,都是我的锅

私设尼诺单箭头吉恩,而吉恩是原著中单箭头莫芙的感情线



冬里一逢夜晚降温,就把双手知觉都冻掉,就算哈口热腾的气出来,除了将镜片糊住外也毫无他用。



吉恩并没有多喜欢吃马卡龙,这种东西之于他来说太甜。好歹也是上了年纪的人,贪恋甘味与蜜糖也需个限度。他较偏好草莓,一颗里头除了甜尚有酸,或许后者才算占个七成的引调。尼诺和他有点异曲同工,被问到时会答一句“巧克力”。

共同的地方是,都不耽于纯粹的甜。

马卡龙排不上副部长大人心中的甜食排行榜,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出差完回到办公室,一眼瞅进凯利为尝鲜买回来的新品时,对那指尖上的酥软起了兴趣。也就凑巧这次点心时间带头的女孩子为凑个打折的数,在原定的人数上多买了一份——于是吉恩得以挑起一个莓红色的入口。甜,至始至终都是这一个味儿,精致酥软的面团没什么挑得起的余味,当他意犹未尽地用舌尖划过自己的口腔时,突然有点想吐。

实在太甜了。



当晚他与尼诺有约酒吧,打算是再将自己喝个昏天黑地,于是一坐上吧台边就点了两杯。酒一进肚,自然保持不住此前的面瘫。

还偏偏尼诺没怎么醉,居高临下对着俯趴在桌上的他似笑非笑,那眼神总给他莫名玩味之意。吉恩张了张嘴,本想说些什么,话语却在喉口就被醇厚的酒精化开,于是作罢。影影幢幢间他感觉尼诺是要抚上他的顶发,又或比根手指戳他额头,就像高中时他常做的似的。

吉恩顿了顿,也没来得及整理思绪就仓促地开始断续吐字儿,半句半句往外蹦。他说他今天吃了马卡龙。虽然平时总在摄取糖分,其实他并不喜欢过于甜的东西,徒然令人反胃。

真是这样么,尼诺反问他。

不……大概不是……吉恩感觉自己思绪都要被甩到外太空去。我是不习惯,觉得自己也不配太甜的食物,生活也是,什么都一样。他如是答尼诺。

说到底……我的人生,被称作是“蹭烟的吉恩”的话,也在说明我不配现在的,嗝,现在的生活吧。嘛这也无所谓——只是真的真的,特别特别甜的东西果然还是小女生的玩意儿吧,我不适应啦,嗯,不适应。

你果然醉了,看看自己说话还成什么逻辑。尼诺叹了口气,突然酒杯被碰了下:敬恶友一杯!吉恩孩子气地笑起来。



最后吉恩是被背回家的。

一路上尽是喝得酩酊大醉的都不用自己走路的家伙在唠叨。他的单恋,他的工作,他的迷惑,他的遗憾。“好想变得幸福啊……”终是湮进这一句叹息。

“你会得到幸福的。”尼诺笑了。

可我不一定会。

再重复一遍,这是个寒冬夜,冷风刮得长脚恶魔般无情。尼诺背着个和自己差不多重的成年人,也是在雪地里步步地走。一路上吉恩的风衣边乱摆,垂下的手也晃到尼诺身侧,他便伸来握住。

是暖的——至少之于已冻得失了触觉的尼诺来说如此。益发贪恋这十数年来沉湎的暖意,结果不过于泥沼中越陷越深。你会得到幸福的,而我不会。我祝愿你得到幸福,但你不需祝愿我。

尼诺想着自己那十数个胶卷的挚友的照片,叹了口气。冲出来,陈旧了也舍不得扔,摆在家里占地方,徒为累赘。这份无解的恋心也一样,于他知晓之时就已明了的是,他得不到自己的幸福。

熄了灯的橱窗里映射出马卡龙五光十色的玻璃质倒影,尼诺将头别了过去。他享受不起纯粹的甜味。



F.I.N.

cp投稿首杀是我的

评论(8)
热度(145)
© Medusa_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