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Dusa-
我流性●爱好者,不爽不休
头像from第一游行

达拉崩吧(无光亲启)

我也很绝望啊

鱼 虫 毛:

【本质是个传文活动】


河豚 @超高校級の河豚 (很棒的第一棒):


1.
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这样的一个国家。
百姓安居乐业,君主贤明能干,官员清正廉洁。
很少出现烧杀掳掠的现象,很久很久没有战争。


2.
一天,一件奇异的事件发生了。
这个国家的公主,美丽聪颖的公主,消失不见了。
留下了一封信。


3.
信上面说,
尊敬的国王陛下,
我爱慕您的女儿已久,
我会在月圆之夜带走她,
希望您能够祝我们幸福。


4.
来自远方的不知名的伯爵。


5.
国王非常着急,他命令一位骑士。
全国最优秀的骑士去寻找并带回他的公主。
还下了重金,聘请了一位海盗。
虽然国王知道海盗很有可能会不讲信用,但是他需要他。
国王他需要海盗神奇的力量。


6.
就这样,
骑士和海盗踏上了漫漫征途。


7.
骑士有两把不一样的剑,一冷一热。
海盗嘲笑他明明是个骑士还玩双刀流。
骑士并不在意,
反正只要他自己认为双刀流好那双刀流就是最牛逼的。


8.
海盗的来历很不一般,
听说他是另一个国家的皇子,
骑士看他只是一个一味追求自由的热血少年,
而海盗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铁打的坏蛋。


9.
后来啊,
骑士和海盗经过千辛万苦 ,
其实一路上打打闹闹。
终于找到了公主和伯爵。


10.
公主和伯爵两情相悦,
公主告诉骑士,
当一个人不惜代价的爱他的爱人的时候,
什么地位金钱名利都可以抛弃。


11.
骑士和海盗最终没有把公主带回那个国家。
当然他们也没有回去。


12.
从此世界上没有最优秀的骑士,也没有来路不明的海盗。
只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生活着两个年轻人。
一个叫安迷修,一个叫雷狮。





希希 @糖罐希 (正常的第二棒):


相传,在很久以前,有一个因为君主贤明而得以安乐的国家。
君主有一个女儿,是这个国家的掌上明珠,她美丽聪颖,追求者众多,但公主始终没有动心。
直到有一天,公主突然消失不见了。而在公主消失的房间里的梳妆台上,留下了一封信。
国王颤颤巍巍的从侍女手中接过信,打开一看,上面没有过多的话语:
尊敬的国王陛下,
我爱慕您的女儿已久,
当您看到这封信时说明我已在月圆之夜带走了您的女儿,
希望您能够祝我们幸福。
落款是来自远方的不知名的伯爵。
国王十分的着急,他连夜召见了王国最优秀的骑士,下令让他寻找并带回公主。
同时,他也花了重金聘请了一位作恶多端的海盗。海盗或许会不讲信用,但是他们的能力足够带回公主。
就这样,骑士和海盗踏上了征途。
王国最优秀的骑士之所以是最优秀的骑士,自然有他的道路——他使用的是双剑,并且一冷一热。
海盗很不屑的嘲笑他,说你不过是个骑士,还玩这一套,耍的这么帅有泡到过女孩子吗?骑士可不吃他这一套,随便海盗怎么说,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。
听闻海盗的来历很不一般。
似乎是隔壁国家的皇子。
但骑士并不在意那些,他只觉得这个海盗有着一腔热血,一味的追求自由。实际上海盗是个大坏蛋,恶劣基因刻在骨子里的那种。
后来,他们披了荆,斩了棘,一路上经历了风风雨雨,打打闹闹的就找到了公主和伯爵。
实际上公主与伯爵是两情相悦,公主不愿与他们回去,并告诉骑士:“当一个人不惜一切代价去爱他的爱人时,无论是地位名利亦或是金钱,都是可以放弃的。”
公主最终还是没有跟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,但是骑士和海盗也没有。
从此世界上再无最优秀的骑士,也没有来路不明的海盗。人们都以为他们在寻找公主的路上不幸身亡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生活着两个年轻人。
一个叫安迷修,一个叫雷狮。





无光 @无光破晓 (突然上线的神操作)第三棒:


相传曾有一国,安泰昌盛,其君不好纷奢,志大才高,当世闻名。其膝下一女,其性温婉,睿颖聪慧,且秀色可餐,是为伊人者也,求者甚众,然终不为所动。
一日,王女倏无踪影,留书于案,寻遍其殿而不得。王大惊,受书于其婢而阅,见上书:微臣慎言,悦王女已久,今 天好月圆,良辰好景,恐君诛,故携王女私去,望君成全。
王盛怒,斥其为罪臣,连夜朝骑士于殿上,令其速出寻王女而诛罪臣。王并重遗一贼,谋臣问,王曰:“固忧其反,其却为能者也。”于是二人同行而发,寻正旦去也。
骑士所以无人如其者,自有其因。身佩双剑,一如朝暾之炽,一如极北之寒,此人剑法凌厉,奉行善道,德才兼备,故世人敬之。
贼于此蔑,言其固,伊人定不逑也。骑士不以为然,故不复,自恪守其道,当为则为。
说此贼,身份非同闾阎。问此者谁,邻国太子者也。其王本欲立其为储,不想其本非善类,好来去自由,只得罢休。骑士道其性疾恶,未予理睬。
二人风霜为衣,雨雪为袍,攀勾崖,翻绝壁,终天不负苦心,寻王女,罪臣于二邑之界。
然未曾想,王女心悦罪臣已久,不愿与二人同归,言之曰:“不惜其所好而爱其所爱者,功名利禄不入其心也。”二人异之,熟虑许久。
旦日,二人拜别王女,却未还其国。世人道二人殁于途,皆扼腕叹息。
国之东鄙,人迹罕至,山清水浚,麟石奇柏皆生于此,群山多杂他果卉,远望郁郁然。晓色熹微,与霁色接,暮色莽莽,如披纱织。其山脚下,有二人安之,一曰安迷修,一曰雷狮。





鱼蚝 @鱼 虫 毛 (被惊愕到疯狂搞事的)第四棒:


一位旅者,他步履蹒跚,大概是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进过食,他昏倒在一片宛如仙境的密林之地


等他醒来面前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孩


【大概就是精灵吧】


旅人这么想着


【因为你瞧这里可是人迹罕至的山林之间啊】


旅人对女孩的救命之恩表达了感谢,他的身子还有些虚弱,于是只能稍作休息


“您就好好休息吧,我并不是这间房子的主人,但是等您好了那位应该会送您出去的”


旅人顺应的接下了女孩的好意,一时间屋内沉静下来


“小姐,如您所见我是一名旅者”


终于忍不住打破凝固空气的旅行者开口


“如果您有兴趣,我可以给您讲讲我路上听说的趣闻”


女孩弯弯眼睛表示很乐意倾听


“你请说说吧,博学的旅者”


“在一个王国里,国王非常的有名,而他有个女儿,是位美丽动人,引的很多人追求的公主”


“但是有一天,国王的一位下属,带走了公主,留下了一封书信”


“国王很是生气,招来了自己的骑士,派他和一位逆反的阶下囚一同去杀掉这个属下带回公主”


“先生,为什么国王要派一位骑士和罪犯来完成这件事呢?”


“您真的问了个好问题,美丽的小姐”


“那位阶下囚其实是贵族的孩子,厌恶高层的生活而跑出来的”


旅者笑了笑


“真是位奇怪的贵族。”


“但是,他们最终没有带回公主”


“这可真让人出乎意料”


女孩惊呼一声


“是的,但是这个故事就是如此,并不是什么真爱将公主带回的美丽童话”


“而那两位,大约是半路一起死伤,因为他们本就敌对,在路上对自己同行的伙伴出手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的结果”


旅者见面前的小姐露出压抑的表情,自觉失言


“实在是抱歉……让您听了这么一个糟糕的故事”


“的确是个万分糟糕的故事啊,这位先生”


突然的,有人打开了门,他是一位猎人打扮的年轻人


“这位就是小屋的主人,而这位,是一位可怜的旅人”


女孩向旅人和年轻人分别介绍


“如果您要踏出这片林子的话,那便现在启程吧”


年轻人如此提议道,旅人起身拍拍衣物算是赞同


向女孩道别后,年轻人和旅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屋子


有个人便一直待在屋顶看着他们


“那个人是来找邻国三皇子的”


他轻声感叹道


“而三皇子又怎会被他找到?”


“因为”


“三皇子他已经死了呀”





苏卿 @苏卿 (成功被误导写偏了的第五棒):


公主不见了。
消息一出,原本沉寂的古堡一下炸开了锅。知道消息的大臣们叽叽喳喳的涌进大厅,他们尊敬的国王正撑着头,苦恼而悲伤。
高位上的男人已经不年轻了,他执政二十有余,金牢笼中的生活让他不再拿的起曾经他挥向敌寇的剑,他被长袍压低了风光的姿态,眼角也爬上了细细的皱纹。
带走公主的不是余寇,不是巨龙,是一位老臣,他留下的信除了国王无人过目,于是对于国王的决议,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,脸上都是疑惑。9
他派出了一位英勇的骑士,和一位,阶下囚。


喂——阶下囚这样不带尊敬的叫道。对,就是你,那个号称王国史上最优秀的骑士。他朝着来接他男人扬了扬下巴。
安迷修看着人,皱了眉。没必要吧,你。他回答。
总是皱眉可得当心提前变成老家伙啊,雷狮咂舌,我们可不太熟。
你其实可以自己解释的……骑士撇开话题。
明明只要你开口,所有人都会相信你不是叛逃,三少爷无知,贸然跑出边境,所有人都不会有一句逆言。
于是雷狮笑了,他是贵族家的小少爷,哪怕名曰牢房其实其奢华程度也让人愤愤,从走进这座牢笼起,他的小骑士就一直没舒缓眉头。他朝后仰,把自己摔进软塌里。
可你不是也没有帮我解释吗,正直的骑士?他眼里含着笑。
我……骑士噎住了,他不安的摸上自己的佩剑,第一次拥有它时说出的誓言至今还在耳边回响,于是他梗了喉。
所以就是这样,你不愿意看见我,于是我就乖乖进来了。他揉着自己的头发坐起,安迷修能看见因为缺乏光照他近乎苍白的肤色和皮肤下的青筋。
很难过吧,他问那个站在阴影处的家伙,这下——你又得看见我了,日夜随行的那种。
安迷修抿抿唇,想开口解释。


但是雷狮先笑出声来,先是轻轻的,然后愈发放肆。我可是高兴的狠啊,骑士大人。
他看见了。安迷修看见那片紫色的星空又亮了起来,他看见了其中的热烈,无休无止的追逐,还有那人一直挂在口头的自由。


那是他该属于的地方。


“然后呢?”女孩问道,讲故事的男人慢慢的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又慢慢喝下。
“然后啊,”他也笑了,女孩恍惚间看到了他故事中那位贵族的阶下囚小少爷,男人的双眼是看不到底的蓝,又安静的像一汪清泉。
“最后没有童话,公主没有被找回,两个人也没有死在对方手里,死在星辰大海的征途。”


“他们一个葬身自由,一个死在了对方的自由里。”





血铃 @白血铃 (稳定发刀的第六棒):


*女孩从男人那听到一个故事。


国王陛下已经不年轻了,细细的皱纹爬上了她的脸,在金牢笼里生活二十余年的他已经无法在举起利剑。


而最近发生了一件让他愁的头发都开始掉的事情。


城堡里的公主跟着老臣跑掉了。


知道这个消息的大臣们都围到大殿底下觐见。


老臣留下了一封信。


看了这封信的国王陛下双手托腮显的苦恼而忧伤。


而接下来,所有人都不明白国王陛下为什么下了一个这样的决议。


一个英勇的骑士和一个阶下囚组成了寻找公主的队伍。


这本该是个可笑的童话故事。男人说。


阶下囚是个贵族小少爷。有好看的紫眸。


“你就是国家最优秀的那个骑士。”他冲着来人扬了扬下巴。


“没有必要这样子。”来人皱着眉头。


“总是皱着眉头可是会变成老家伙的。”他咂了咂舌,“还有我们可不熟。”


骑士看着这位小少爷,明明只要他开口,所有人都会相信,不会有人有一句逆言,可他却不开口。


“你明明可以自己解释。”


骑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轻轻的笑了起来,“那么你为什么不帮我解释呢?明明是正义的骑士。”他把自己整个人摔进软榻里。他的小骑士皱着眉看他。


因为缺乏光照他的皮肤近乎苍白,能够清晰的看到底下的青筋。想起自己第一次拿到配件时候的宣言,骑士不自觉的握紧了自己的佩剑。


然后小少爷又讲话了,“很难过吧,你又得看见我了,日夜随行的那种。”他笑然后笑得越来越放肆。


“但我可是高兴的很。”他的眼睛里藏着紫色的星空,热烈,追逐,以及他一直追求的挂在嘴边的那片自由。


那片星空只属于他。


故事好像是讲完了,男人轻轻敲击了几下桌面。


“然后呢?”女孩问道。讲故事的男人慢慢的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又慢慢喝下。


“然后啊,”他笑了。女孩恍惚间看到他口中的那个阶下囚小少爷。男人的双眼是看不见底的蓝,安静的像一汪清泉。


“故事最后既没有童话也没有公主,两个人没有互相死在对方手上,而是死在星辰大海的征途里。”


他们一个葬身自由,一个死在了对方的自由里。


男人没有说出口。





dusa @Medusa_莎 (看了第一棒很懵的最后一棒):


“您可真爱说啊。”她不耐烦地用手指敲点桌子,眼一边瞥向男人,“也罢,老爷子,来讲讲你的故事。”于是男人开始叙述。


那是打从良久前传下来的故事了,像每个童话般有位公主,有位老国王,有位骑士还有位囚犯。公主出走,王室危机,临走前她携了国王器重多年的老臣而老臣留下封信。而国王决意释放他的阶下囚,同英勇的骑士一道踏上赎罪的旅程,则是在看过这封信后。


“年轻人啊。”国王托着布了皱纹的腮做出人人都看不懂的决定,“你们去把公主找回来。”


骑士恭敬地下身单膝跪地:“如您所愿,我尊敬的王。”而囚犯正抱着双臂侧着眼在旁侧看他,微挑高双眉,牵扯他那好看的属于王室的高贵紫眸亦挂了高。


“而你如今就是那位声名远扬,号称国家最优秀的骑士?”他冲着骑士扬起下巴。


“放下你的蔑视,我们毕竟同路。毋论你曾有过怎样的身份,在我面前都毫无用意。”听了囚犯挑衅的语气,骑士不快地皱起眉来。


“别这种表情看我,总皱着眉头可会变成老家伙。话说回来,你在年纪方面本就比我大罢。”骑士直视着他的小囚犯,他的小少爷,现在正故作夸张地咂着舌。


“……你当时为何不说。”他终忍不住开口,打翻沉默,“被释放你不会不开心吧,何不自己解释?雷狮你要是开口,没人会不相信的,没人会有逆言的。”


“……而忠言恰恰是逆耳的!”囚犯忍不住笑得前俯后仰,他一把扯住骑士的领口把他往自己身前拽,双臂一张,正拥住错愕的骑士的脖,将自己整个人埋进他颈怀,“你却也不帮我解释啊,最后的正义的骑士。很不爽吧,你又得和我日夜相伴。”


骑士怔着看囚犯,常年被禁闭于缺乏光照的地下使他的皮肤病态苍白,那因用了很大气力而凸出的青筋彰显无疑。囚犯再开了口,于骑士耳畔吹气:“但我可高兴的很。”


他眼里藏着紫罗兰的星空,热烈、追逐、放纵,以及他总挂在嘴边的自由。啊是他独一个拥有的星空。


“……没了?你的故事就这样没头没尾?”酒吧一时间似是陷入了无端沉默,直至女孩忍不住开口。男人则慢慢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轻口抿下。


“没了。”


“哈啊?”女孩差点就掀桌而起,被耍了的盛怒间却恍惚瞅进男人双眼的最深一处。那眼里不止有玩味的笑,还有一片辨不清颜色的星空,和一柄佩剑。


“讲出来也徒增失望。因故事最后主角们才发现,公主啊童话啊都从不存在。骑士和囚犯也没死在对方手上。他们死于星辰大海的征途。”


一个葬身自由,一个死在另一个的自由里。





——完后感言——


河豚: 传文第一棒的我看了无光的我都懵逼了


希希: 我大概是最咸鱼的一棒


无光: 咳咳嗯! 我搞事了√


鱼蚝:我接的故事里女子就是出逃的公主,旅人是来找雷狮回去的,穿着猎人服饰的年轻人就是安迷修,至于为什么公主会过来找他们俩,因为他们是两对私奔情侣了呀,所以最后躺屋顶上的人其实就是雷狮!(比丁丁)


苏卿: 发生了什么啊卧槽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一开始故事根本和我写的不一样!!无光太太的搞事蛤蛤蛤蛤蛤蛤蛤蛤


血铃: 无光太太,啊,这就是太太的搞事能力


dusa:什么情况,原来一开始是小甜饼吗,到我这已经是be了,澄清一下


——围观感言——


白瓦 @小黄兔 : 中间到底发生了啥??????


血铃: 小甜饼变成刀的高端操作


陆桁 @陆桁 : 高端操作


马口铁 @馬口鐵之舞 : 无光的绝妙漂移



【下一次大概会有画手文手间隔传文的操作】


彩蛋: 无光尬歌:


你看啊


很久很久以前
坏人突然出现
没带来灾难但是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
试问谁最勇敢,一个骑士赶来,大声喊


没毛病的我跟你说

  安雷
 
/
转载自:鱼 虫 毛
评论
热度(582)
© Medusa_莎 | Powered by LOFTER